建阳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台检察官法官明哲保身判决屈服权威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4:22:07 编辑:笔名

台检察官:法官明哲保身 判决屈服权威

台海11月17日讯 高雄高分院判决的主要理由认为:在当选无效之诉,陈菊阵营举办走路工会虽有可议之处,但并未达强暴胁迫的程度,也未达到其他非法之方法的程度,不合于“选罢法”第一○三条第一项第二款要件的规定,进而认定陈菊当选有效。

台湾彰化地检署检察官陈振义今日在台湾《中国时报》发表文章,说在法言法,“选罢法”一○三条第一项第二款当选无效之要件是:“对于候选人、有投票权人或选务人员,以强暴、胁迫或其他非法之方法,妨害他人竞选、自由行使投票权或执行职务者”。那么,在本件陈菊阵营于法定选举期间经过后召开会,以未尽查证义务的走路工指控,是否就不该当于本条规定之“其他非法之方法”?

纯就法条文义解释的角度来说,立法者既然将“其他非法之方法”规范于“强暴、胁迫”之例示情形后面,显然立法意旨即在于此处“其他非法之方法”必须限于类似强暴、胁迫之情形,所以本件既然没有强暴、胁迫,那么陈菊阵营深夜开会指控的行为,似乎就不该当于此处之要件。

文章指出,目前对于前述“非法之方法”,仅有台湾“高等法院”八七年度选上字第四号判决、台湾台南地方法院九○年度选字第六号判决,以上二件判决见解都认为:“非法方法”依法条文义解释,须与强暴、胁迫相当,足以使有候选人、投票权人或选务人员丧失意思自主权,始足当之。既然前辈有如此这般的判决在前,那么后者依样画葫芦,也是见怪不怪、明哲保身之举。

然而,前面二件既然都是“判决”而未形成“判例”,那么裁判者要不要受前辈判决的拘束,其实仅存在承审法官一念之间。况且上述二件判决距今已久,当蓝绿对立日剧,在选风日渐败坏、为求胜利不择手段的今天,是否还要被这二件判决见解牵着走,更是有待商榷。

司法者解释法律,除了文义解释外,也应探求时代精神、体察当前社会需要。在法条上,立法者既然于本款在“强暴”、“胁迫”两个例示态样外,更以“或其他非法之方法”的概括规定授权司法者就具体个案判断是否合于“非法之方法”,那么承审法官在面对具体个案时,自然可以就个案是否达于“非法之方法”独立判断,更不必划地自限以“本件没有强暴胁迫所以不构成非法之方法”这样的谬论产生,否则岂不是将立法者在本款规定的具体授权置若罔闻?

文章认为,很难想像,在高雄高分院认定中,一个超过法定竞选活动期间仍在进行的选举会(不管是否蓄意要杀得让对手措手不及)、一个涉案嫌疑重大,目前仍在侦办的选举诽谤行为(违反“选罢法”第九二条),如此“已有可议之处”的行为,有何理由认为这样的举措不算是“非法之行为”?难道“选罢法”规定不是法律?果如其然,日后人人尽可为求胜利不择手段,反正一切先选赢了再说。

“司法官”的身分,除了审判独立及终身保障外,社会更赋予其崇高地位,然而,地位崇高不是靠因循苟且得来,法官应该在一次次依法判决中,以社会清流自居,导正社会应有的走向。尤其当立法者在法律条文授权司法者具体判断时,司法者更无逃避之。

二○○四年十二月,乌克兰最高法院判决执政党雅努科维奇当选无效,尽管判决当时警民冲突、银行挤兑、民众抗争屡见不鲜,法官仍然做出不利于当权者的判决。看看别人,想想自己,台湾的“司法官”何时能有如乌克兰法官的道德勇气?


小程序运营
电商小程序
拼团小程序制作